登录| 注册

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绿野社区版主管理规范
想申请绿豆的朋友 来这里跟帖哈
绿野户外领队培训开班了
绿野论坛版主招新 一起来围观
户外俱乐部 商业入驻
楼主: 骑鹅的峰子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旅行这点事儿【继2012年后峰子环游中国&亚洲2013年直播贴】(更新至老挝,泰国)

[复制链接]
21#
发表于 2013-3-12 15:46:34 | 只看该作者
绿野福利|想申请绿豆的朋友 来这里跟帖哈
哥们又开始了,什么时候出差要是有缘离得近一定找你聊聊,哈哈哈
22#
发表于 2013-3-13 09:25:21 | 只看该作者
哥们,加油平安归来~
HFS
23#
发表于 2013-3-13 14:31:19 | 只看该作者
顶吧
骑鹅的峰子
24#
 楼主| 发表于 2013-3-15 20:04:38 | 只看该作者
第九部分 day248 川藏线第一天 初遇两队友【成都-雅安】201300311

    离开待了十三天的成都,今天正式开始2013年骑行的第一天,也是川藏线的第一天。
    在同学家吃了早餐,小区对面超市买了路上备用干粮,出发了。
    电梯碰到一阿姨,看到我奇怪的行李,笑嘻嘻说,“小伙子辛苦了!”心中温暖,心想是不是应该回应一句“您也辛苦了”哈。
    小区正对锦江河边,出发前拍照留个纪念,一位大叔前来搭讪,“这是去哪里嘛?”“理塘。”我回答。“一路是不是拍了不少照片嘛?”“嗯,不少。”正狐疑老大爷是想看我拍的照片吧,可照片都放在包的最里层,不方便取呢。老大爷接着说:“记得保存好照片,别丢了嘛!”啊,又是一片温暖。
    多么完美的开始啊!成都,爱死你了。
    好事未完,快到二环,见到拐弯处一装满驮包的车子,一定是长途的骑友。
    “哥们去哪?”
    “拉萨。你呢?”
    “去云南,从理塘拐弯。”
     “我们也是先川藏线,看看稻城,然后从滇藏线去拉萨。”
    “一起走哈,路线一样,只是我不去拉萨!”
    一个90后,一个80后。一个叫阿浩,一个叫欧阳。年后约伴后,从上海一路骑车过来,分分合合,从六人到现在的他们两个。后边慢慢介绍哈!
    就这样,稀里糊涂还未开始就结束了一个人的骑行旅途。四川境内有人作伴,安全不寂寞,很妥。到了云南,另一位去年和我一同环青海湖的朋友将随之同行,并前往东南亚四国。
    人品,绝对是人品!除此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说辞来解释如此顺利的开始!
    一路聊天,相互熟悉,很快出城,吃了午饭接着赶路。在路上很多朋友,尤其是骑车的朋友,都喜欢用邮戳来记录自己的行程,所以每路过邮局都会停下来抽根烟,歇息片刻,等他们盖完回来继续前行。
    油菜花遍布国道,虽然阴天,依然金灿,阵阵扑鼻,很是提神,感受着春天原野的气息。过了双流,邛崃,另一股气味随之替换,那就是酒味。空气中弥漫的味道浓度极大,就连燕子都成群盘旋在烟囱周围,阵队打转,估计是醉了。各种发酵场,酒厂整齐的分布在两侧,像是进了“茅台镇”。开玩笑说,晚上一定要买些这里的散酒尝尝,果然实现,这是后话。
    三人商量好晚上扎营,出了邛崃就开始琢磨晚上吃食。出门前备了面条和各种咸菜,只需再买少许别的,晚饭就可解决。一路找鸡蛋,鸡蛋在这样镇上村里,估计都是自产自销,问几家都没有找到,正要放弃,遇到在自家门口摘菜的大爷,很困难沟通许久,一块钱一个的价格搞定。接着买到了散酒,要了点小葱,继续向前找地扎营。
    偏离国道,进入村子,敲定地点,争得同意,开始造饭!虽说这里距成都只有一百公里,口音却似懂非懂,好在老乡都很好客淳朴,就在扎营间隙,阿姨送来了三个从自己果树采摘的柑橘;大叔好奇,围观搭帐做饭。聊天得知,七十余岁,身体很是硬朗,除了常年农活下焦黄干裂的皮肤,怎么也看不出是七十多岁。嘴里不时念叨村里的清平,外界的富庶,对孩子常年在外打工的思恋。可谓每个人的“围城”情结。农村进城市,城市进农村;吃着白大米,心里粗粮。
    晚上很快做好,喝着小酒,就着拌面,一口荷包蛋,晚上就算解决了。第一天互相照顾磨合,都很困顿,早早歇着了。

写于卧龙县国道108旁某村帐篷内
























骑鹅的峰子
25#
 楼主| 发表于 2013-3-15 20:20:05 | 只看该作者
第九部分 day249川藏线第二天 【雅安-天全县】201300312

    昨夜躺在帐篷写完日记,敏感鼻炎的困扰,迟迟未睡,最后在辛晓琪重复的歌曲中入眠。
    一早被同伴吵醒,惺忪的瞅了眼手机,才七点多。阿门!扎营的无奈,只好拔营收帐。可村民早已农作田间,各自忙活着,有背着箩筐在茶场采茶的,有拿着水桶在堰塘洒鱼食的,有拉着蔬菜奔赴集市的,昨晚借我们院外扎营的人家也早早起床,在旁边已污染过的水渠中洗刷家什。这时城里的人们又在干什么呢?赖床?挤地铁?打卡?世界之大,千姿百态。
    出村入国道,拐入大唐县城吃了早餐,继续往前,目的地不太重要,只要向前,感受过程,终究能到终点,况且途中始终会给与我们想要的。遍野的茶树,很快进入名山县,集市熙攘的挤满前来交易的茶农,清一色的背着小箩筐,操着以“嘛”结尾的川话,有意思,场面也很壮观,真后悔没有买点新茶途中享用。
    由于成都位于盆地低处,四面环山,尤其往西一路海拔直上,出了名山开始爬升,起伏变得平常,国道见山绕山,见水绕水的特点显现,那个刺激,那个酣畅淋漓。同伴阿浩膝盖病发,速度慢了下来,隔段抽烟休息扯淡,风景也开始多遍,梯田似的油菜田和茶田交替间隔,如诗如画。很快进入雅安,找到一处发廊,同伴把头剪了,权当休息。出城开始一路继续上升,左侧是湍急的雅江(非雅鲁藏布江),右侧是高耸的闪避,还有竹林,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四川有那么多竹编箩筐哈。阿涛和欧阳突然停下,在一筐“土豆”旁盯住,纳闷,过去一看,这……原来是当地特产红心果,所谓红心果就是红色果粒的猕猴桃,长知识吧。本来对水果没有兴趣,多年来很少买,更很少吃,多少都在情理冰箱才被发现。但在旅途中,嘴里总少些东西,水果此时是最好的零食,一来解渴,二来补充维生素,最最主要可以防止常年抽烟带来的伤害啊。和老板也相聊甚欢,得知7,8月份的进藏几节,每天平均有二三百号人像赶集一样穿梭在国道318,最多的一天能达到五百多人,MY GOD!慢慢混熟后,把所有家当放在称上,也就区区50斤,看来在成都的精简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
    吸取昨日扎营的经验,在这个季节天黑大概7点过后,所以决定今天6点开始购买晚饭食材,然后找合适地方扎营。白天各种磨蹭,时间耽搁不少,我有意识的骑在前面,加快速度领骑,他俩果真快了不少,效率提高,发挥了很好的引导的作用。横穿始阳镇,沿路关注地图中标示的河道,应该是理想的晚间扎营场所,河道一直沿着国道,在两山间蜿蜒折回,和国道落差百米有余。见一岔路,越野下到一处废弃房屋,决定就这儿了。欧阳说晚上蚊虫多,阿涛感觉环境幽深恐怖,只好再做决定。上上下下的盘山路,体力消耗很大,解决晚上是当务之急。吃过饭后,大家精神又再次灵现,一致同意盯着星空继续赶到县城。
    四川县城规模都不算小,均位于山凹处,生态宜居。天全就是这样一座县城,只是没有南方夜间的熙攘,人群稀少。20元一位的房间,3人住下,可以洗澡,有无限wifi,大床还可以美美睡上一觉,甚好!溜达到县中心大排档,以啤酒结束一天艰辛的旅程。











骑鹅的峰子
26#
 楼主| 发表于 2013-3-15 20:53:17 | 只看该作者
第九部分 day250川藏线第三天 夜翻二郎山【天全县-泸定县】201300313

    煮了昨日泡面和面条,中午出发,今天正式进山,无平路可言,将迎来比较艰辛的一段路程。前方不远就是传说中的川藏线第一个有难度的地方:二郎山。三人约定,一拍即合,走哪算哪,不赶路,不玩命。
    出城左侧一直伴随雅江奔涌的河水,天气闷热,早上幸好换了秋装T恤,同伴也都轻装上阵,爬爬停停。阿浩依然被他的膝盖所困扰,昨天有点坡度他都会下来推车,今天更加频繁;欧阳也是经过几天的骑行,体力不如之前,但好在身体不受伤疾困扰。我依然保持自己的迅速前行,碰到上坡就放到低档位悠悠而上,循序渐进。
    川藏线自古以来就是四川连通藏区的必经之路,古时丝绸,茶叶就是通过这里运出四川,到达高原。很多村子和路边都会在这些自豪的古事上做文章,不时会看到以茶道命名的旅店,农家乐等,在快到村子的前方也会有政府行为的牌子:茶马古道,和那时繁荣景象的雕塑。其中雅安城西的茶马古道雕塑是目前见到最大,最壮观的一处。
    路依然是盘山而上,顺村而下,无不艰难。从高处俯视而下,最高处有百米之深,水已变为绿色,村子多为木质结构,村民都会在出行途中背着箩筐。而国道却异常拥堵,出城不久便碰到延绵数公里,司机无奈的下车聊天,行人帖子两侧的路障而行,我们则时而贴边,时而同行车道中间见空扎针,那个酣畅淋漓,荡气回肠哈。等离开堵车路段数公里后,才知道岩壁落实砸坏了路基,路政人员只能在两则很远的地方交通管制,单侧单道依次放行,所以导致了大量货车的滞留。其实最受限的当属货车司机,据说最长能堵十多小时,吃喝拉撒睡只能在车上解决,这样也导致了沿路村民的第二职业:兜售食品和饮水。也是,现在货运行当远没有前些年好做,但凡有些能力,本事,和门道的司机早已转行。现今还在坚持货运这个职业的大多为了养家糊口,可能一辆车就是一家老小的整个经济来源。我只能祝福他们,向依然在路上喷本的这个群体致敬!
    荡气回肠的骑到老鼠嘴隧道的跟前,两哥们怡精疲力尽,哭着闹着要吃饭。好吧,俺也是前心贴后背,一路很长都没有见到饭店。正好在隧道这侧有一家看上去稍微不错的馆子,停车吃饭,他们下车反而没有了之前的疲惫,拿出相机,手机,总之是各种能记录的工具,那个狂拍。自出了雅安,心中一直有一遗憾,没有吃到雅安三雅之一的雅鱼,今天就补上吧。我们挑了两条,二斤六两,加上两盘蔬菜,好好的犒劳下自己。
    饭后接着前行,道路的阻塞变本加厉,依然是货车缓慢行驶,由于山路狭窄,我们已经无路可走,浑身解数的前行。三人时而分开,时而聚集,仍然一路爬升,很快到了各种攻略提到的两路乡。两路乡也是翻越川藏线第一个有难度垭口:二郎山的山脚下,常理都是在这个村子歇业,第二天翻山到泸定。经过三人协商,一致决定继续前进,可现在已经晚六点,离天阳落山不到一个半小时,拦在前边的又是有点海拔的垭口,也就是说今天注定要赶夜路了。
    阿浩完全低估了川西大山的威力,可能从上海出发伊始都是平川,认为去西藏也不过如此,当从成都出发这几天看来,他几乎被打败了一半。只要稍有些坡度,他很自觉的下来推车,欧阳看到他推车估计思想也奔溃一半,只能乖乖下来陪伴,就这样我们三人蜗牛般往山崖行进。可就在这个节骨眼,车爆胎,就着一天最后一点曙光把车弄好。经过三处折回型的爬山路,头顶星空,伴着火车的隆隆声,耗尽最后一点力量,看着码表一公里一公里的缩进,到达了传说中的二郎山。距离中午出发的天全县只有70公里,却走到了晚上10点。不过我们都很满足,距离第一个休整地康定县近在咫尺,另一个幸福的原因就是阿浩所讲,我们从下午6点的两路乡开始,到这里基本走了别人一天走的路程。原谅我们的虚荣心吧!
    至此,今天三人的最初目的地到达,海拔的升高,夜风袭袭,换好冲锋衣,拍完照片,穿过4公里长的二郎山隧道,到达山的另一侧。按往常经验,这样的垭口隧道过后会连接很长的下山路,所以我们又把目的地改成了人家一天车程的泸定县。出了隧道,傻眼,怎么还是上坡?哭的心都有了。吃了欧阳带来的麦片糖,很快迎来了连续下坡。
    连续三十多公里的下坡,接着车灯小心滑行,不时看看码表,控制在四十脉速以内,两侧山上沁下的水漫到路面,车轮啧啧作响,水掺着泥浆摔满全身。真像去年门源县连夜翻过达坂山隧道之后一路滑到县城那次,很快就到了以一座泸定桥闻名的县城:泸定县。





































骑鹅的峰子
27#
 楼主| 发表于 2013-3-15 21:12:07 | 只看该作者
做任务,赚绿点!立刻让你与众不同!
第九部分 day251-252 川藏线第四-五天 情歌之城【泸定县-康定县】201300314-15


    泸定县或许您不知,但是泸定桥您肯定有所耳闻。一座铁锁链桥横跨大渡河,当年壮士就是在这里堵住了日军。心想,放在今日可能单兵加上武器即可完成以前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吧。抽根烟,看着河面随风摇摆的泸定桥,心情大好。午后温度的升高,我们再次换上了t恤。
    泸定县到康定县,从地图来看只有区区50公里,一路出城,可沿路都没有饭店,加上继续前日坡度不减的上升,我们很快就体力不支,拿出锅碗瓢盆,把所有剩下的口粮加工成可口的午餐。
    今天接着领骑,阿浩依然见坡推车,欧阳延续前日的上坡吃东西缓解体力。我还是慢慢的低档位,高踏频的摇车。就像我一直说的那样“失望和绝望,往往就是一个坡的距离!”几经问询,再次应征了今天路程的上升趋势,几乎没有下坡可言。从泸定到康定,海拔在短短50公里要直上一千多海拔。既然如此,接受现实,步步行进,时间总能解决问题。
    “你的膝盖还能坚持吗?”我开始担忧阿浩,今天他一直在后边推车。
    “死磕到底,也要去拉萨!”多么悲慷的言词啊。
    “这个不是坚持的事儿,身体好还无妨,你现在是在拿健康再赌博。”
    “嗯,那没有别的办法。”阿豪无奈回答。
    “如果今天到康定休息一天后,你还这样,我建议你最好考虑接下来行程,毕竟我们是出来玩的,不是要命的,回头再坚持,只怕膝盖会形成习惯性受伤。”我不得不告诉他这个现实问题,就在几个月前,我走到新藏线深处的几天,膝盖又受伤,我知道那种痛苦,那种每迈出一步是洗了放痛。
    ……阿浩开始沉默。
    接着聊了会,大概知道他必须到达拉萨的原因:
    阿浩本在上海一间互联网公司做设计,工作生活都很稳定,孩子也刚刚出生不久,为了这样那样的原因,决定趁着孩子还小,出来体验生活。所以在决心后,向公司辞职,原因栏写着:“去拉萨!”老板得知如此勇气之后,告诉他不用辞职,等从拉萨回到上海接着上班。同事也是希望在拉萨给他们带去高原的礼物和见闻故事。就这样,如果不到拉萨,回去颜面不保,只能辞职。说来说去,还是心里作祟,可放在我们任何一个常人勉强,您又将如何抉择呢?
    死缠烂打,步步为营,应征了一路车友写的那句“上坡如吃屎,下坡如拉稀”。擦黑挺近情歌之都:康定县。
    “跑马溜溜的山哟……”印象中应该有草原的世外桃源,可映入眼前的却是一个小到极致,狭长而建的小县城。沿着情歌大道,两侧各种饭店旅舍,地域限制,楼也普遍修建很高,霓虹灯此起彼伏,告诉我们,这是一座现代化的县城,方圆数十公里唯一处于易于居住的地方。
    还未进城,被站在饭店旁拉客的阿姨叫住,阿浩也累的没有一句话。砍价,以每人二十元的价格住进了5层的标间。远途骑车的朋友都知道,对于骑友,最理想的旅店应该有个可以放车,并在一楼的房间。可今天要搬到5楼,既然都累了,又无异议,定下后着手搬家当。
    和欧阳在河边菜市场买了青菜和肉,回家涮锅,自然二锅头是必不可少的。吃着火锅就着酒,再来更小烟,一路的艰辛荡然无存。钻进睡袋,踏踏实实可以睡个懒觉,因为明天我们都将在此休整一天。


















骑鹅的峰子
28#
 楼主| 发表于 2013-3-15 21:13:44 | 只看该作者
    睡到自然醒,这是必须的。
    昨夜吃剩的青菜和鱼丸接着涮,加上火锅面,午饭算是解决。既然来了,就应该去好好看看这座县城,看看是不是满街随处都荡漾着情歌哈。
    前边说了,康定比较狭长,顺着山势而建。随着四周游民进城,导致如此小的地方要容纳很多人口,所以这里楼房都很高耸,商业气息浓厚,居民都是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一滩,好不热闹。这里也是登山爱好者的天堂,源于“蜀山之王”的贡嘎雪山就在几十公里外的地方,这里是贡嘎的北坡,自然成了理想的登山起始点,每年都会有无数的爱好者前往,进藏也是必经之路。
    白天阳关耀眼,气温却很低,狭长的县城成为过风口,加之海拔原因,气温早晚温差很大。雪山的融雪,汇聚成河,在县城中央穿城而过,水流很急,清澈见底。左右两侧的居民通过新修不久的几座桥联通,北侧大部分被买菜档口和野蘑菇,牦牛肉的农贸市场市场所占,南侧为商业区,琳琅满目的各种特产,超市,商场。没几步整个县城就逛完了,本想去看看歌中提到的跑马山,为了不消耗体力,节省能量,就回到了旅店。
    洗衣,晾晒。在洒进窗子的阳光下,拿出带了一路的kindle,看看书,喝口茶,抽根烟,也算是一种乐事。阿浩和欧阳,取了身份证,去县城找网吧上网解闷。吃了牦牛杂汤,好好休息,明天接着征程。
    话说,不远处就是从成都出来后最近的天然温泉,明天不放去试试哈!












骑鹅的峰子
29#
 楼主| 发表于 2013-3-20 22:24:09 | 只看该作者
第九部分 day253川藏线第六天 折多山口 阿浩两人退出【康定县-新都桥】201300316

    昨天在康定休息,阿浩和欧阳决定退出川藏线。阿浩膝盖时好时坏,而欧阳又同阿浩一起出来骑车,加上想家,和阿浩一同回上海。晚上一起吃了散伙饭,大家酒过三旬,阿浩讲了很多他的人生经历,很是感动。看来每个人都是一本厚厚的故事会。
    “让我们相忘于江湖,有你们的地方就有江湖!”每次和朋友告别我经常这么说。虽然没有完成去拉萨的心愿,至少他们尝试过,足矣。就像生活一样,不能总随您愿。只能祝福他们一路平安,上海再见!
    轻车熟路的装好车,又开始了独自的旅程。一个人可以自由不受约束,不用考虑同伴的感受,随意前行,也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一些以往不曾想过的问题,好比理想,生活,未来等等。结伴好处也很多,首先可以减少住宿开支,一同吃饭可以点更多的菜品,可以边走边聊。当然各有利弊,一切随缘吧,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从长久来看总是好的。

    从康定老县城,沿着国道318方向,开始一路上坡,而且是很陡的那种。只能悠着往前。当午温度很高,海拔升高很快,紫外线也强烈,很快汗水就布满全身,浸湿衣服,最难受的还是眼睛,蛰的难受。从昨天开始,雪山始露尖角,出城后大面积雪山遍映入眼前,在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壮美。不时下车拍照,当然还要点上一根烟,坐在乱石之中,漫漫欣赏。
    “加油!”这是路上听到最多的一句打招呼。正埋头爬坡,加油站两人的一声加油,叫下了我。男孩用腿支撑着背包,几个袋子堆放在身前,女孩手里拿着一块打印的牌子,硕大的写着两个字:“搭车”。男孩手里领着咬过一半的大饼,笑盈盈和我打招呼。不用多问,他们就是这几年,在川藏线最为流行的搭车族。
    “你们往下边走一段,这里不好搭车,就算有司机要搭你们,这也不会停车的,你没看到前边就是大上坡吗?”用去年搭车总结的经验告诉他们。
    “没事,等车加油出来,我们就拦上”男孩回答。
    聊天得知,他们目的地也是新都桥,终点拉萨。互祝顺利后别过。在我离开不到十公里的地方,他们坐在一个农用三轮车两侧从身边驶过,挥手示意,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啊,这个耐心和勇敢的体力活,他们成功了。
    继续前进,还是一个上坡接着一个上坡,从地图看今天距离不远,但是要翻越川藏线第二个有难度的山口:折多山。看来还是得慎重,保存体力整它个持久战。
    边琢磨线路地形边继续骑着,见到远处有一高压洗车的地方,正好可以清洗已经“风尘仆仆”的白鹅。推车到跟前,几个哥们的着装明显同是骑友,端坐在旁边的骑行客栈门口,聊天晒太阳。他们点了客栈的炒饭,正好我也饿了,一同吃饭。
    他们也是从康定城出发,到了这个叫:折多塘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天然温泉,所以他们决定不再往前。但其中的熊同学得知我今天翻越折多山,他顿时来了兴趣,片刻后决定和我一同骑行。我当然欣喜接受,多个伴毕竟在高海拔没什么坏处,饭后我们就出发了。
    熊和我一路开聊,并肩而行。之所以决定和我走,也是有很多原因的。一来时间有限,比较倾向于赶到拉萨后早日回家;二来他前两天碰到的那两个同伴比较喜欢见坡就推车,速度和时间也不太同步。碰到我后,自然而然和我同行。

    坡度丝毫未减,更变本加厉,一个爬坡接着一个,每隔数公里再加上一处折回状爬山路。码表也一直在5,8,10这几个数字间转换,抬头看着前方能见的坡度和爬山路更是崩溃。不知休息了多少次,吃了多少零食后,到达了离折多山山口最近的两个折回状爬山路。这时熊的头开始疼痛,伴随着眩晕,是的,他已有些高反。
    海拔的升高,温度伴随着大风急剧降低,加好厚衣服,缓缓地往山口迈进,还不时用过路司机的回答来印证快到山口的希望。
    折多山,海拔4290m,和其他山口,垭口一样在四周缠满了经幡,并建有一座白塔。我们也算缓了口气,接下来就是一路下坡,直至新都桥。
    夜晚来的总是那么及时,还未下降10公里,天色夜黑,顶着夜色和逆风,我们小心翼翼的前行。黑夜骑车除了安全,倒是有一好处,不用担心前方是上是下,心情不至受到干扰,只需脚踏车轮前进即可。
    新都桥,到了!一个比想象中要小很多的镇子,但她却有一个大气的称号:摄影天堂。


写于新都桥 某四川饭店


















骑鹅的峰子
30#
 楼主| 发表于 2013-3-20 22:50:20 | 只看该作者
第九部分 day254川藏线第七天 高尔寺山口【新都桥-雅江县】201300317

    昨晚天黑进入新都桥,住在离镇子大概两公里的四川饭店的二层。一早像前几天一样睡到九点过后起床,煮了挂面,然后重复每日的工作:收拾东西,拎包下楼,检查车子,装车,灌水。
    别过旅店老板,在新都桥的河边买了两个锅盔,一边吃着一边观望这里的居民。从四川到西藏,新都桥是必经之地,大家早对骑行和背包客习以为常,但还是有很多藏民从身边走过,会多打量几眼,是不是觉得这个季节太早?谁知道呢。
    自从过了康定后,沿路藏民多过汉人,太阳洒在扬灰的镇子,人们三五成群的聚集一起谈笑风生,桥两侧不时会有人询问是否搭车,看来过往旅客的增多,形成了多种旅游产业。

    出了镇子,藏居取代了之前沿路的汉居,每过一个村子,总有一两户人家在大兴土木。藏居的修建很有意思,外墙会用大石块和碎石条间隔从上往下垒起,接缝大多采用粘土,在藏居的内部大厅是用硕大的树头支撑上层结构。一般川西的藏居会修建三到四层,又以三层居多。
    “村里每户都来帮忙吗?”好奇打量一堆站在未完工屋顶的藏民,下车和他们聊天。
    “不是。”大叔小声回答,并示意靠近他旁边说话。
    “早年穷的时候,谁家建房,村里都来帮忙,现在不是了!”大叔接着说,
    “哦,原来这样”示意大叔接着说,
    “现在都要给钱的,都要赚钱嘛。”大叔说。
    “很结实,像个城堡一样,建这么大的一栋房子需要多少钱?”我好奇接着问,
    “嗯……光这些材料大概需要四万吧。……”大叔思考着,
    “那整个下来呢?应该不超过十万吧?”
    “到不了,以前更用不了现在这么多,现在什么都比以前贵。以前请一个小工30左右,现在一天要100多呢。”大叔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很喜欢你们窗子框和房子内部的图案,都是手绘的吧?”
     “嗯,有专门做这行的,手艺都很好。”
    “也很贵吧?!”
    “哎,很贵的小兄弟,现在涨到一天300多了呢。”大叔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意犹未尽。
    “你们也是去拉萨的吗?”大叔似乎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
    “我目标小,只到理塘。”
    …………
    旅游业的发展带动了当地经济,经济又促使当地物质的丰腴,这也许是藏族同胞们希望的,也许是他们不愿看到的。但不管怎样,一切都在这短短几十年中发生了,或许算是一种双赢吧。
    别过大叔和其他人,继续往前。

    不远处的分岔路口,看到牌子写着理塘的公里数,心中喜忧参半。喜是川藏线接近尾声,忧是意犹未尽。牌子还标示着其他几处一直在网上见到过的景区名称,其中就有朋友极力推荐的塔公草原和德格印经院,再看看公里数还是算了,来回最低都是百十公里。
    这时熊示意我岔路往左,我并未理会,想多看几眼,记住这些一直看到却从未接近的地名,或许在不远的将来我还会再来到这里。
    “今天出发这几公里和昨天出发开始,这里简直是天堂啊。”熊一扫昨日高反的阴影,加上初上高原,初见藏居的兴奋。
    “是啊,比昨天强多了,昨天那个……哎……出城就一直上坡。但别太乐观,今天要翻的山口比昨天足足高出几百米海拔啊!”有过之前高原骑车经历后,不再对山路抱有太多乐观。

    事实证明出镇十公里后,超长的折型公路展现眼前。
    稍作休整,再爬坡。行李太多,支架几乎成了摆设,每次休息前都会找客源靠车的地方,旁边正好一个路牌。把车靠在路牌前,驻足凑了眼牌子,太有喜感了。
    “亲,往G318雅江只能左拐,前方未通,为施工重地,擅自入内,一切后果自负哦!”我靠!这分明是淘宝体啊,有木有?一个严肃的事儿加上一个搞笑的解释,有点意思,有木有?
    上坡如吃屎,下坡如拉稀,没啥好说。
    “峰子,休息下。头又疼了,比昨天厉害。”熊一脸萎靡。
    “嗯,过了弯道休息吧!”
    休息,爬坡,休息,爬坡,休息,继续爬坡……一个上坡过后又是一个,奔溃还得继续,别无他法。
    想到去年常说的一句“失望和绝望,就是一个山坡的距离”也算够精辟了哈。

    反反复复的休息,上车后再继续。
    路况远没有前几日好,货车过后狼烟滚滚,能见度不足五米。天公也不作美,狂风过后接着一阵小雪。普及个常识:在高原,除了稍微低海拔的村子外,基本不会下雨,都是冰雹和雪。
    在各种烟尘下,啃完剩下的两个锅盔,精疲力尽的到达川藏线第三个有难度的地方:高尔寺山口。
    山口废弃房屋处出来一只藏狗,两耳耷拉着,并无敌意。围绕我们打转,却始终保持距离,熊从驮包掏出一根香肠。不喂则罢,喂完更不肯走了,让俺想起了川藏线上那条著名的“小萨”。

    每次爬到山口,都是一天中阶段性的胜利。大家可以松口气,拍拍照,休息片刻。但也不能待的太久,往往山口都是风口,海拔高,风都是异常的凉。增加暖衣,掏出手机看看地图。从地图来看,接下来应该会是一路下坡直到雅江县。
    可是……几百米后又是一个四公里左右的上坡,无奈!好在下坡总在脑袋中诱惑自己。
    果不其然,下坡开始。我就那啥了……这下坡真好新藏线有一拼。厚厚的土灰,布满碎石的断裂路基,还有今天一路的扬尘。无语!
    五十公里一如既往的烂路。

    坑坑洼洼的路基,货车只能中道行驶,超过一辆又一辆。颠的手麻背酸,浑身厚厚的灰土。
    “没事吧?!刚才要不自己侧翻,我们肯定在车轮下了。”我怕怕身上的土灰,问仍倒在地上的熊。
    “没事,灰土厚也是有好处的!”
    正超一辆油罐车,高速往前,一巨石遮挡,为了不撞后倒在油罐车上,我在前熊在后,我只能侧倒在马路外侧。悲剧差点上演!
    好在有惊无险,算是为接下来的几十公里提醒。

    没走不远,感觉不对,后边没有了熊的影子。
    下车等待,是多分钟后,熊赶了上来。
    “头盔真是个好东西,刚才差点脑浆出来了……”熊看来这次是真的吓呆了,一脸茫然。
    此时我的车胎也爆了,路边修车,熊讲起了刚才的生死瞬间。原来也是超车,路窄只能贴着乱石边往前。大意加上颠簸到疲惫,上边一个大坑没有看到,直接冲了上去,驮包的重量也没有挡住速度的力量,后轮前翻,人甩了出去,头狠狠的撞在前边的石头上……
    可见,头盔的作用还是巨大的。本来今年出发不打算再带这个使用率极低的东东,今天看来带着还是很有必要。
    两次摔车间隔不到半小时,再次无语。

    熊忍着高反和摔车后的疼痛,我们一路小心翼翼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雅江!此时我们已满脸黑灰,厚厚的衣服外层也能抖下不少。
    在县城对岸停下,呆呆站了很久。
    雅江在这个角度看,太想缩小版的重庆了。背靠大山,面朝大河,高耸的楼层矗立在一块不到四公里的平地之上。很壮观!
    进县城后,发现更像是樟木口岸那个小镇,路修在上下坡之间,狭窄的马路两侧分布着“鸽子笼”样的房子。用寸土寸金来形容雅江再合适不过了。

    疲惫的身体早已取代了饥饿,川江客栈住下后,我们躺在床上,再不想起来。洗澡,洗衣,门口吃饭。恢复精神,闲逛了小到不能再小的县城。
    川藏线路程已过大半,也该多休息下了!

写于相克宗村 雅珠藏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