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绿野社区版主管理规范
想申请绿豆的朋友 来这里跟帖哈
绿野户外领队培训开班了
绿野论坛版主招新 一起来围观
户外俱乐部 商业入驻
楼主: 骑鹅的峰子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旅行这点事儿【继2012年后峰子环游中国&亚洲2013年直播贴】(更新至老挝,泰国)

[复制链接]
骑鹅的峰子
41#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00:30:59 | 只看该作者
绿野福利|想申请绿豆的朋友 来这里跟帖哈
第九部分 day260 川-滇 夜宿废弃工棚 梦回香巴拉【稻城县-香格里拉镇-俄初山】201300323


    稻城,一个曾经遥远而又陌生的地方,也是多少人向往的圣地。而今真真的来过,真真的感受过后,心中却又如此的平淡。
    进县城的路上已经体会到她的大美,县城的每个角落也是与众不同,藏汉各半,悠闲的居民三五成群的喝茶聊天,说道乐时不忘开怀大笑。阳光洒落在每个角落,是那样安详自得,一切在这里似乎都静止了,这份宁静在藏区随处可见,安详平和。

    今天的目的地是香格里拉镇,是有别于云南香格里拉的。道听途说得知,云南的香格里拉是在十年前改名而来,之前为中甸。而稻城县的香格里拉才是正宗的香巴拉(藏语译得),早年前来到此地大受奇美的并非国人,而是远道而来的老外,曾近出版过一本最后的香格里拉的书大受欢迎,导致大量老外前来。曾以为是云南得香格里拉,经过研究才知道书中的香格里拉值得是现在的稻城和亚丁,也就是香格里拉镇附近。
    出稻城十五公里左右开始爬升,经过一个多礼拜的平反锻炼,早已轻车熟路。很快到达垭口,一看吓一跳,原来海拔也在4500之上,名为:波瓦山。过后一路下降,沿路多见藏民种植青稞和稻子,狭窄的山谷之中分布多个村庄,而在村庄各处散落粉红的梅树,星星点点让谁都无法抗拒得多看几眼。
    一直下降到海拔只有2000多的香格里拉镇。
    和想象中却是不太一样,镇子不大,是去亚丁风景区的必经之路。旅店和饭店多过民居,气候明显好过之前的稻城。可能海拔的速降,绿树增多,远处雪山融化汇聚的河流从镇子旁边穿过,绿草艳花点缀其间,真不愧这个无人不知的名字。和拉孜去往樟木有几分相似,拉孜处于高原,周围秃山,气候干裂。而过了聂拉木镇后,海拔直下,山的另一侧收到印度暖流的影响云雾缭绕,宛如江南,气候和香格里拉镇一样适宜生活。
    熊跑过来迫不及待的问:“我们还走吗?还是今天就住在这里?”
    我说:“现在还不到四点,可以往前赶赶。风景都在路上啦!”
    就这样,目的地又往前推进到三十公里外的俄初山。

    从理塘出来后接连几天途中飘雪,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能体会到一年四季的气候。说话得功夫开始飘雪,风随之增大,逆风大到下坡都得使劲蹬踏车子。
    看着指示牌,香格里拉镇距离俄初山只有三十公里,而出城到和亚丁分路的地方泊油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土路。说是土路,其实连土路都不如,路面时窄时宽,各种鸡蛋大小的碎石遍布路基之上,层土厚时能掩埋车轮。最可恨的是,车子路过后扬起的灰尘像沙城暴一样,能见度不足5米。
    “不同寻常的风景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一直拿这句话安慰自己。
    询问过很多走过的司机,知道从香格里拉镇之后一直到云南,路基本都是这样,大概200公里左右,唯一的办法就是慢慢骑行,欲速则不达嘛!
    摆在面前的就是出城后第一座大山:俄初山。蜿蜒盘旋,峰回路转,厚厚的碎石摩使擦力增大,蜗牛般行进。
    熊一只跟在我后边,松落在最后。
    “跟在你后边有动力,为啥呢?”熊反复在后边唠叨着。
    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我在前边何尝不是一样的顶着大风艰难蹬着呢!
    晚8点,在内地早已天黑多时,这里才开始黑了下来。可……离山顶还有是多公里,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至少还需要2个小时。
    为了不赶夜路,路过一处看似废弃的修路工棚停了下来。
    熊在后边叫住我说,“要不我们住这好了,晚上太危险了!”
    “也好,我先看看可以住吗。不过松没有睡袋,不是很妥的。”我回答。
    没等我下车松跟了上来,看到他的状态,已不用再征求他的意见了。果真爽快同意。
    旋开一处缝隙,拿着手电猫腰钻进帐篷。靠着山崖一侧整齐的排列着一层架空的木板,木板连接成大约十米左右的平台,看上去像是以前修路工人的宿舍。帐篷用结实的尼龙塑料布整体包裹起来,只有少许破洞处有风盛入,作为露营地简直太妥了。
    “可以住,而且很好,架空的木板可以隔潮。你们自己看看如何?”
    “那就住着好了”松迫不及待的回答。
    把车依次搬进帐篷,卸下驮包,三个手电冲着不同方向固定好,一切完美。
    “我们先做饭,然后再整理铺盖。”我提议,
    “好,只是做饭没有水,我的只有一点了。你们还好吗?”松东张西望巡视四周,
    “刚才路过工棚那应该有,我们先把杯子都拿出来,然后去取水。”熊说,
    很快聚集了一堆空瓶,熊车已整理完毕,领着所有瓶子骑车取车。
    寂静的山区,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顶头的星空就像黑屏中的白点一样青春,月亮似乎也大出内地不少,难道是海拔的原因吗?这时耳边传来滴答的水声。脑子第一个念头就是“既然这有帐篷,那么在附近一定会有水源。”
    “熊,你帮我打灯,我去拿饭盒,估计附近就有水源。”
    熊累得坐在帐篷内发呆,很不情愿的回答:“好的,去看看,有的话可以先做饭了。”
    果不其然,就在帐篷前方十多米的地方,从山顶融化的雪水顺着崖壁流下,白雪在夜空繁星的照耀下很明显。
    “小心,地上全是冰,你站这,我去接水。”我刚迈出左脚,光溜溜的椭圆形地面布满形状各异的碎石,身体左右晃悠。
    “你小心点,我给你照着。”
    回到帐篷,面条,腊肉,青菜,老干妈等各种主配食一切准备就绪,开始煮面。
    这是松领着大小瓶水回来,告诉我们这里就以前修路工棚,现在有了更好的帐篷和设置,这里就废弃了。最主要是松带回来晚上救命的卷烟。
    我最后煮面,他们都已躺下。看着单薄的松怎么看都觉得不太靠谱,别说这里海拔比内地高,就算海拔低的地方,在大山深处夜晚依然很冷。开始为他发愁,既然一起出来,所有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松,我有个提议。”
    “怎么了峰子?”
    “我觉得这样不靠谱,你即使穿的再多,晚上估计得冻醒。刚才你接水的地方可以住吗?”
    “不行,还有好多女的呢。估计都是拖家带口在工地干活。”松紧缩着身体,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我意思是说,如果你实在觉得冷,趁现在他们还没有睡觉,可以去问问有没有不用的被子借来盖着,薄点都要比你现在这样裹着管事”,
    “现在过去也就十多分钟,如果晚上睡觉冷可是一宿的事情,你最后考虑好了。”我接着说。
    松接过我脱下的冲锋衣穿上,沉默了。
    “这里木头多,不行的话我点个篝火。”松说,
    “我不同意,玩意睡着把我们都点了咋整?”躺下的熊插话道,
    “我不睡了,就当我通宵上网好了”松似乎已经做了最坏打算,
    “既然这样那我帮你生火吧,只要别冻着,我看可行。大不了明天到了地方我们休息一天。”我说。
    收拾散落在帐篷内各种大小各异的木头条,圈起一圈石头作为外延,摆好木头,聚集卫生纸和塑料袋,不一会火苗窜出半米多高。我拿出一路削腊肉的壁纸刀在偏离火苗上方的顶棚画出一方型园洞作为烟囱,一会帐篷内温暖不少。
    “把奶茶都拿出来烧水喝,我们都可以暖和点。”我议题,
    就这样,煮完所有生水,围火聊天,好不快活。
    致命的问题随着我钻进睡袋而来。满屋的浓烟弥漫这个帐篷,即使带好头巾遮住鼻子任然刺痛鼻腔,看来这是生火前没有考虑到的。
    拿出壁纸刀在顶棚又划出七八个大洞便于快速散烟,可是……可是直接呛醒。
    半夜快四点,只能卷齐所有铺盖,在旁边一处没有门的帐篷内搭上自己的帐篷,一夜折腾算是换来几个小时的熟睡,值了!

写于俄初山山顶某废弃工棚 火堆旁







































骑鹅的峰子
42#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00:35:18 | 只看该作者
第九部分 day261 川-滇 翻越俄初山 入住藏居泡温泉【俄初山-卡斯(恰斯)】201300324

    昨夜睡在离俄初山山口下十公里处废弃工棚,正值中午,收起帐篷,继续向山口行进。上文说过,从稻城到云南香格里拉全线修路,路况依然颠簸,好在昨夜没有强行夜骑,要不天黑也到不了最近的镇子,适当的停止也是一门学问。
    过往车辆和川藏线简直天壤之别,不用脚趾,直接是个手指都能算清一路经过的车辆,可见这条乡道的冷清。景色倒是有滋有味,可圈可点。近处的牦牛在高耸的松树下闲逛,冷不丁会冲向马路,让我们防不胜防,远处一排蔚为壮观的雪山像是一硕大的屏风,只是画面顶部的云彩又黑到白依次轮回,怎一个美子了得。修路工人像是盯着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目送我们离开,见到年龄大些的还会和我们聊上几句,无非是从哪来到哪去。
    很快到了山口,在藏区几乎所有的山口都会挂满经幡和风马旗,借用山口大风吹动经幡,每吹动一次意为诵读一次经文;路人和朝拜的藏民还会在附近堆上高高的玛尼堆,同为祈福之用。
    今天目的地是俄初山下的一个村子卡斯,在地图上已经改名为恰斯。海拔直线下降,滑行三十多公里,多出不亚于七十二拐的折回下坡,站在侧山看看都毛骨悚然。三人怨声载道,一路的碎石和厚厚的灰土使五脏六腑来回翻滚,手麻脚酸,深怕刹车线给捏断了,松更是直接漂移后完美落地。
    看着码表控制车速,熊依然尾随,松远远地落在最后。
    我停下车,叫住熊说:“看码表公里数就在附近了,要不过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村子,留一下!”
    果不其然,拐过弯道后,一处依山而建的藏居村子豁然出现,由于语言不通,在桥头寒暄几句后四处寻找懂汉语的村民。
    就在村头开着一间小卖部,过去买烟顺带问问旅店的事情。
    “您好!这村子有旅店吗?”
    “不懂!”
    “就是住宿的地方,睡觉您知道吗?”我双手比划睡觉状,
    “不懂!”
    “那您这买烟吗?”
    “这个?”藏族阿妈拿起一瓶可乐和我比划着,
    “烟,上边那排的。”我又作双手夹烟状,
    烟倒是买了,付钱后不知如何再继续问旅店,这时旁边一小伙子一直盯着我。心想,莫非他明白我说什么?
    “你们村子有旅店吗?”我转向小伙子问道,
    “不知道,好像没有,你们干什么的嘛?”小伙子操着川藏味的普通话回答我,
    “我们骑车路过,准备住这儿。要不你帮我们问下阿妈吧。”
    “好,我帮你问问。”
    像击鼓传声一样算是弄清楚了,村子暂时没有住宿,不过这个小卖部的二楼可以住,只是看后太一般,我和熊有睡袋一人只要10元,可松没有睡袋却要收40元。妈呀,我又咋和松“翻译”呢?
    “你帮我问下阿妈,这里可以洗澡吗?”
    “可以的,这里有温泉,我们都去那洗。”小伙子干净利落的告诉我,
    “啊?我靠!这……”我们三人顿时像做完标准动作后收到食物奖赏的猴子,心花怒放。
    一直遗憾在川藏线的折多塘没有泡那里的温泉,尽管多人推荐在那必修,可是那天从康定到地方才中午,总不能泡一下午吧,最后温泉的事情泡汤。这次不就正好如愿了么!
    “在什么地方?”我递给小伙子一根刚买的香烟。
    “我带你去看嘛,就在桥旁边!”
    “好,我跟你去瞧瞧!”我早已忘了和阿妈谈房价的问题,直接跟在小伙子后边往来的方向走去。
    小伙子身穿一件毛衣,外套一件迷彩外套,腿走路颠簸,看着还算灵活,大概二十出头,说起话来不怎么对视。
    边走边聊。
    “你是这村子的吗?”
    “不是,我亲戚在这。”
    “那你亲戚家可以住吗?”
    “我帮你问问”
    小伙子接着说:“不是我家,要是我家你们就去住!你们给多少钱嘛?”
    “刚才那阿妈说的价格你听到了,就是我那朋友没有睡袋要40太贵了,这一路都是20多,不超过40的,淡季宾馆也不贵的。”
    “就是嘛!我帮你问问我亲戚。”
    走到温泉,原来就在进村的桥下。用黄土和石块垒砌的边,露天并排两处,猛一看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就是问题,但走进仔细看后会发现,在池子的泥土中又气泡咕咕上窜,手伸进确实高温适宜。看来今天可以一补折多塘的遗憾了。
    看过温泉随着小伙子进村到他亲戚家看看。进村左拐,小伙子指着一处低凹的藏居告诉我到了。依然小伙子充当翻译,最后终于搞定了松的房价,以每天20元的价格成交。
    聊天得知,小伙子叫:白马认真(很“随便一名字”哈),住下下边一个叫臧卡的村子。前些天扭了腿,估计有些骨折吧,具体没沟通明白,因为卡斯村有温泉,就来到她娘娘家,娘娘的称呼是我们汉族称呼的姨妈或者姨娘。每天用温泉泡腿,几天后好的差不多了,所以走路看起来还是有些颠簸。话间讲到藏医,白马告诉我,在旁边的木垒有一个活佛可以治疗百病,举个例子我当时傻眼:一个汉人眼睛突然失明,找到活佛,活佛在汉人眼睛处插了一个管子,念经后把酥油灌入眼眶,汉人立刻重现光明。晕了,看来得了病只要见到活佛一切迎刃而解。像这样的事情在路上听到的不止一件,真真假假,俺就当时真的吧,怎么说有信仰终究是一件好事儿!阿门!错了,是玛尼唄唄吽!
    轻车熟路的推车进屋,只是推进一楼有点困难,因为这的藏民几乎都住在二层,他家的一层低于村子地面,像是地下室。进出屋子之用一根锯齿状的木头作为楼梯上下,危险性也是有的,稍有不慎就会摔下二米多高的地下。曾问过阿妈,为什么不把梯子加宽些呢,好像他们从古至今一直这样,所以对待我的问题根本没有回答的必要,反倒我的想法成为另类。
    阿妈家的藏居才建不久,上百平米的客厅找不到一处砖块,就连地板都是实木的,比起城市还在使用的复合地板,是不是比这落后很多?哈哈。屋子散发着木头的香气,同时也混合了藏香的味道,说不出怪异,心情却感觉舒畅许多。整个藏居围绕着锅炉展开,为什么这么说呢?平时白天基本都围坐在锅炉旁边,聊天取暖,烧水做饭也全依仗着锅炉。所以常想,如果藏居没有了锅炉,他们的生活方式又将如何变化呢?
    阿妈打好酥油茶,煮后依次给我们斟上。酥油茶上层漂浮着油滴,口感没有之前喝的厚重,口味略咸,很是解渴。阿妈家另一位阿姨端上藏包,虽然凉后像砖一样生硬,但浇上随后端上的菜卤,一口气把一盘子全部吃完。
    温泉的干活迫在眉睫哈,直接飞奔而去,在村子的众目睽睽之下下到温泉。头枕一条长木上,身体浸润在发烫的泥土中,抬头就是快速移动的白云,下边一侧是松树覆盖的绿山,另一侧是光头盖雪的秃山,惬意舒坦!据说里边富含有矿物质如硫化物,对身体健康有好处,这一泡就是一个多小时,手脚泛白出褶依然继续,没啥好说,还是舒坦!
    为了不破坏水质,我试着在旁边的雪山融化的河水中净身哈,一碰雪水,啧啧发抖。说来也怪,持续几次后身体就适应了冰冷的温度,看来人的适应能力不差过深山之内的动物。
    洗完衣服回到阿妈家中,家里男主人也回来。一起喝茶聊天,深入的沟通还是很有障碍,简单的家常里端还是没啥问题,不知说到何处,大伙对我旅行经历产生情趣,阿爸阿妈和众人围坐一圈讨论着我去年的视频,另一阿姨端上晚饭,土豆炖腊肉,牦牛肉汤,狼吞虎咽一扫而光。
    得知一条重要信息,亚丁景区的徒步路线起始点就在这个村子。明天还用走么?

写于卡斯 藏民家地铺




































骑鹅的峰子
43#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00:42:09 | 只看该作者
第九部分 day262 川-滇 徒步亚丁卡斯地狱谷  央迈勇神山 【卡斯(恰斯)】201300325


    旅途中的乐趣之一就是偶然而得的乐趣,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哈。
    听说卡斯的亚丁徒步路线后怎能无视?所谓亚丁,是稻城的精华所在,有三座神山,三座圣湖。
    神山依次为:央迈勇,仙乃日,夏诺多吉。其地位相当于西藏的冈仁波齐。为何?西藏人绕冈仁波齐转山,青海藏民绕青海湖而转,川西藏民则绕这三座神山而转,每年一次,毫不含糊,尤以马年为甚,因为在马年转山一圈可抵其他年份十三圈,好像藏民心中的神生在马年,如果错误,以维基百科为准哈。
    圣湖依次为:卓玛拉错,五色海,牛奶海。个人对各种措看得麻木,也就没有细了解,反正就是“一措再措”“措上加措”。
    这里简单说说一条从卡斯进入亚丁景区的徒步路线。
    从今年3月20日开始,亚丁全线修路,景区也在修缮,就连亚丁机场也快试飞,一直到7月份重开,稻城的亚丁在这几个月是进不去的。本来也没有打算进入亚丁,稻城四周的风景除了没有雪山和湖之外,所差无几,所以在出香格里拉镇的亚丁售票处我们就背道而驰了,既然无心插柳柳成荫,那就直接从卡斯徒步进入亚丁,即使不进入景区地界,也可以看到三座神山中的两座,分别是央迈勇和仙乃日,最最重要的是还可以置身于卡斯地狱谷之中哈。这条路线俗点讲,也可称为一处亚丁逃票路线,几年后会不会有人坐山收费,那就难说了。

    阿妈一早催我们起床,似乎比我们要去地狱谷的人还急。
    村里停电,只能用古老的方法打好酥油,端上青稞面粉和奶饼子。之前对手指搅拌糌粑已有心得,吃的同时教着熊和松。一句话“孺子可教也!”
    饭后一根烟,出发。
    白马昨天说要带我们到进山的路口,怕我们走错。可我们起的太迟,阿妈已经把村口温泉的水挑回客厅,并把几块大石头塞进锅炉,取出红烫的石头放进温泉水,白马走不开。阿妈怎么也拦不住的要替白马带我们去。

    卡斯村的马路对面不远处,阿妈领着我们三人走了进去。
    手指着十米外挂满经幡的房子说:“等你们回……拜拜……”明显阿妈在思考如何用汉语拼接这几句话并让我们明白。
    三人点头,在围绕玛尼堆插满经幡的地方别过阿妈,沿着逆流而去。

    没走出百米,别有洞天。除了满地的苔藓,就连树头也像柳絮一样悬挂在半空,从远处雪山融化而下的河水急速冲刷着乳白色的巨石,巨石的菱角早已妥协。一虎口大的松果躺在湿软的苔藓上时有松树攒动。
    百米一小歇,千米一大歇,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身体也感觉不到太累。唯一失误就是每人带了一大瓶水,早知雪水泉水遍地都是,还带着个赘物何用。
    翻过几座山之后,雪山映入眼帘。在山顶四处寻找卫星定位,确定苍天松柏布满的山后就是三座神山之一的:央迈勇。事后求证就是,也得知就在昨天进入卡斯村途中看到的雪山是另一座:仙乃日。
    今天我们注定要像夸父追日般一路追着央迈勇的方向而去。一座,二座,三四座……不知绕过多少座山峰之后,央迈勇的尊荣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冰雪覆盖的神山,映射出冷的发蓝的光芒。而我们则在一路追山的途中也体会到一年四季的
气候,哪处美景不是艰难险阻才见岂容呢?
    爬到山顶,看过叹为观止的地狱谷,一处落差巨大的峡谷,时间不早,避免山里走夜路危险,必须折回。

    从中午快11点出发到下午四点半停下,整整花了五个多小时,可返回只用了短短两个小时不到!
    回村途中兑现了出发前对阿妈的承诺,爬到布满经幡的房子处,双手合一,念念有词的祭拜了。

    在温泉泡好脚后,阿妈和另外一阿姨早已准备好了牦牛肉汤煮的面条,三碗下肚,一天的疲劳荡然无存。






























        



44#
发表于 2013-4-3 19:34:22 | 只看该作者
敬佩,向你学习
照天照地
45#
发表于 2013-4-3 22:00:39 | 只看该作者
一直再看,终于找到了

点评

骑鹅的峰子
谢谢哈。 刚有wifi,继续更新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8 18:13
骑鹅的峰子
46#
 楼主| 发表于 2013-4-8 18:13:47 | 只看该作者
照天照地 发表于 2013-4-3 22:00
一直再看,终于找到了

谢谢哈。
刚有wifi,继续更新哈~
骑鹅的峰子
47#
 楼主| 发表于 2013-4-8 18:14:10 | 只看该作者
做任务,赚绿点!立刻让你与众不同!
第九部分 day263 川-滇 稀里糊涂入云南 浪都藏居【卡斯(恰斯)-浪都】201300326

    别过卡斯借宿的藏族阿妈,一路继续向西。
    很快趟过碎石滑入各卡乡,在小卖部停下,采购问路。藏民围着小坡的白塔滚动着经桶,小卖部的姑娘烙好了粑粑(香格里拉地区特有的一种饼,以前是石头上烙的,故叫:石板粑粑),送给正在转经的爷爷。
    “今天一天,她爷爷都在转经吗?”我立刻来了兴趣,问旁边别着红抽头的大叔,
    “嗯,一早就去了。”
    “每天都转吗?”
    “只要有时间都会的,按照我们藏族的习俗,每月的10号,15号,20号和25号都会转经的,他没有事情的话,天天都来转。”大叔解释道,
    “哎!对我们没有信仰的人来说真是个考验耐心的活儿!”
    我刚说完,大叔哈哈大笑,接着说:
    “现在的人们都有信仰的嘛,只是信仰钱而已嘛!”
    我顿时惊呆了!

    出了各卡乡有一处分叉路,位于思子功。直行前往东巴,往右拐进云南的格咱乡。最后经过询问才知道,分岔路的这个桥正是四川和云南在这里的分界桥。
    过桥算是在云南境内的河边做了第一顿野餐,只是此刻我们不知道已经进入云南。

    前行不远一处村子,我下坡进入藏居借水,阿妈告诉我这里已经是云南香格里拉,我们三人怎么也没有缓过神来。松还一直说界碑在哪呢?可爱!
    雨越下越大,远处的山口被团团黑云压住,据以往经验这里的小雨,山口一定在下大雪,我们也没有了往前骑的动力,阿妈的孩子和善(名字)正在坡下为自家的房子四周砌水泥。
    聊天片刻,和善建议我们住下明天再走,正和我们心意,并邀请我们共进晚餐。和善的汉语很好,不说他是藏族,压根看不出和汉族的区别。从小在香格里拉县城读书,毕业后又一直在云南各地打拼,对外界的联系让他少了很多藏族的特质。
    饭后按照藏族的礼节,和善为我们每人斟上一杯青稞酒,相聊甚欢。和善告诉我第一道青稞酒和第二道青稞酒的制作工艺和区别,让我想到了昨天在卡斯,阿妈斟给我们的就是第一酿出的青稞酒,口感和红酒相当,心想此时阿妈又在做什么呢,是在家继续看着昨夜的汉语连续剧?还是在白马认真和说些家长里短呢?
    和善拿出自家的摆在我面前,把我拉回了现实。这么大家伙足可以放到一头大熊,真开了眼了。
    接着酒劲,美美得钻进睡袋。

补写于香格里拉东环线核桃园中虎跳峡 SEAN'S G.H.


第九部分 day263 川-滇 稀里糊涂入云南 浪都藏居【卡斯(恰斯)-浪都】201300326

    别过卡斯借宿的藏族阿妈,一路继续向西。
    很快趟过碎石滑入各卡乡,在小卖部停下,采购问路。藏民围着小坡的白塔滚动着经桶,小卖部的姑娘烙好了粑粑(香格里拉地区特有的一种饼,以前是石头上烙的,故叫:石板粑粑),送给正在转经的爷爷。
    “今天一天,她爷爷都在转经吗?”我立刻来了兴趣,问旁边别着红抽头的大叔,
    “嗯,一早就去了。”
    “每天都转吗?”
    “只要有时间都会的,按照我们藏族的习俗,每月的10号,15号,20号和25号都会转经的,他没有事情的话,天天都来转。”大叔解释道,
    “哎!对我们没有信仰的人来说真是个考验耐心的活儿!”
    我刚说完,大叔哈哈大笑,接着说:
    “现在的人们都有信仰的嘛,只是信仰钱而已嘛!”
    我顿时惊呆了!

    出了各卡乡有一处分叉路,位于思子功。直行前往东巴,往右拐进云南的格咱乡。最后经过询问才知道,分岔路的这个桥正是四川和云南在这里的分界桥。
    过桥算是在云南境内的河边做了第一顿野餐,只是此刻我们不知道已经进入云南。
骑鹅的峰子
48#
 楼主| 发表于 2013-4-8 18:17:51 | 只看该作者

    前行不远一处村子,我下坡进入藏居借水,阿妈告诉我这里已经是云南香格里拉,我们三人怎么也没有缓过神来。松还一直说界碑在哪呢?可爱!
    雨越下越大,远处的山口被团团黑云压住,据以往经验这里的小雨,山口一定在下大雪,我们也没有了往前骑的动力,阿妈的孩子和善(名字)正在坡下为自家的房子四周砌水泥。
    聊天片刻,和善建议我们住下明天再走,正和我们心意,并邀请我们共进晚餐。和善的汉语很好,不说他是藏族,压根看不出和汉族的区别。从小在香格里拉县城读书,毕业后又一直在云南各地打拼,对外界的联系让他少了很多藏族的特质。
    饭后按照藏族的礼节,和善为我们每人斟上一杯青稞酒,相聊甚欢。和善告诉我第一道青稞酒和第二道青稞酒的制作工艺和区别,让我想到了昨天在卡斯,阿妈斟给我们的就是第一酿出的青稞酒,口感和红酒相当,心想此时阿妈又在做什么呢,是在家继续看着昨夜的汉语连续剧?还是在白马认真和说些家长里短呢?
    和善拿出自家的摆在我面前,把我拉回了现实。这么大家伙足可以放到一头大熊,真开了眼了。
    接着酒劲,美美得钻进睡袋。

补写于香格里拉东环线核桃园中虎跳峡 SEAN'S G.H.


























骑鹅的峰子
49#
 楼主| 发表于 2013-4-8 18:19:24 | 只看该作者
第九部分 day264 川-滇结束 进入滇藏线 香格里拉【浪都-香格里拉】201300327

    从地铺醒来,接过阿妈端来的酥油茶,胃暖暖的。这几天只要早起都能吃上借宿藏民家的早餐,今早上了一道除糌粑、奶饼之外对我来说比较独特的云南香格里拉藏餐:石板粑粑。电器进入藏区后虽不再用石板制作,但还未入口,饼香味散满整个客厅,饼心的软和饼沿脆,再沾上熬好的酥油,味道不比必胜客的披萨差。
    挂好驮包,和善在院子骑着我的车子转圈,车子差点后空翻。
    别过和善一家,继续一路不如土路的乡道。昨天的雨夹雪并未对道路造成太大影响,沿路依旧是前两天一样的景致,只是多了几处水电站。
    据说从理塘到香格里拉的路在几年前还未通车,这里的孩子上学要翻过将近5000海拔的大山,走上几天几夜才能到县城的学校,另外也有一条通往县城的路,但是路程较远,绕过大山从四川的稻城,桑堆,乡城,大小雪山,德荣才能到县城。而今正式因为水电站的建设(民和水电站)开通了现今的土路,而且也有过往的班车。只是路况太差,过往还是以大货车和工程车居多,每天走在路上都能数清过往的车辆。
    不紧不慢到了半山的浪都乡,从这里开始一路爬升,进入两座海拔4500以上的高山,随着海拔的升高,气温降低,昨日的大雪染便整群山脉,远远看去像是一幅粗狂的水墨画,我们即将进入画中。
    道路的狭窄,使得本就行驶困难的车辆更加艰难。双向错车看得心惊肉跳,堵塞沟通随处可见。自行车只能在厚厚的雪地里推行,车辆也都停下加上防滑链,丝毫不敢懈怠。
    翻过大山一路滑行进入山下最近也是方圆数百公里最大的乡村:格咱乡。到此里香格里拉已渐进。
    进城饿狠狠的吃过一天中第二顿饭,直奔香格里拉古城方向。
   



骑鹅的峰子
50#
 楼主| 发表于 2013-4-8 18:23:28 | 只看该作者
对面一对外国骑友向我挥手,奇怪这么冷的天在他们后座还有个小BABY,我挥手回敬。丈夫叫安德鲁,车后拖着一家的生活用具,车前很创意的挂着一个类似乐扣的透明收纳盒,阿德鲁妻子唯一的行李就是后架上的baby,而baby的笑脸冻的通红,害羞而可爱。
    骑车掉头过来,冲着我笑:“Do u know where have the cheaper gust house?”
    “ye~Maybe in The old city of shangri-la,follow us!”
    就这样一家三口跟在后边,边聊边骑到了古城。
    阿德鲁一家来自荷兰,从昆明出发带着他们的孩子准备一路往西藏而去,很早就向往神秘而古老的中国,遗憾的是这次旅行只能在中国短暂停留三个月,然后去巴基斯坦和克什米尔。看来不止我们国人出国签证受阻,他们来中国同样面临一样的问题。老外似乎对很多事情都很好奇,沿路的白塔和藏民让他疑惑这里是tibet,看完地图恍然大悟,只是云南分布很多tibetan而已;聊到旅行的地方和时间,他居然很惊讶的不信我出来二百多天,一直用荷兰语和妻子窃窃私语;就连我带了电饭锅他好奇到不行,俺只能告诉他,哥以前同样用气罐。
    最终在古城以大房间60元成交,可以睡下他们一家三人,我们三人则住在了他们楼下。
    安德鲁特意下楼感谢我的帮助,我让他跟读了一句话汉语:于人玫瑰,手留余香!”
    “See you!”
    “Good night!”
    逛完夜晚下的古城,终于可以躺下美美的睡大觉了。

写于香格里拉古城青稞酒客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